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f-sz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生若只如初见  

2007-11-13 15:39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”

  此为纳兰性德的《木兰花令.拟古决绝词》。词中充满对情感伤逝的悲凉和无奈,也渗透出对美好光阴的百般留恋。

  初相遇的感觉,一切都是那般美好,时光在愉悦中徜徉。即使偶有不如意的地方,也甘心消受,因为一切还有无限可能,怀着憧憬,相信一切只会越来越好。至于困难,那将是微不足道的。

  这首词人们常用于形容爱情,其实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对于情感有着普遍的意义,它同样适用于友情。

  初相见,惺惺相吸的惊喜:怎么世界上还有一个令自己欣赏同时也一样欣赏自己的人?一种相见恨晚的心态使两个人自然的靠近,千金易得,知音难求,那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感受。友情的魅力,一点不逊色于爱情,而比爱情更持久。爱情是不可再生的情感,越用越少,在岁月中激情慢慢消退了,爱情也被渐渐消磨。友情却可以在时光中逐渐成长、日益深厚,因而善良的人们自古珍重友情、歌颂友情。

  然而不是说友情就是一帆风顺的,“好的开始等于成功的一半”,只停留在这一半是远远不够的,两个人在走近的过程中,初相见的感觉会逐渐被深入的了解替代,而不相容、不和谐的方面就会凸现,矛盾来了,争论多了,甚至出来了水火不相容的场面,此时当事者迷:这是我当初欣赏的那个人吗?是啊,她(他)变了吗?这就考验双方的智慧了。

  古琴名曲《高山流水》,千古传送着钟子期与俞伯牙的知音佳话,然而可知,子期只是一个樵夫,伯牙却属于士大夫阶层,身份地位相差悬殊,他们的相通之处何也?音律也。伯牙感动于子期读懂了他,这情谊没有因为子期的猝然离世而停止,伯牙于子期的坟前一曲《高山流水》,怆然泣下,摔琴以谢知音。

  这是可歌可泣的友情。我们凡夫俗子不求高山流水,但可将心比心,坦诚相见,求大同,存小异。

  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而人们常常错解这句话,片面的认为友情就是淡淡的才是君子之交,浓了就俗了,沦落为小人的往来了。

  水是什么?水,近道也。“上善若水。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居善地,心善渊,与善仁,言善信,政善治,事善能,动善时。夫唯不争,故无忧。”,水的品质:纯洁明净、甘居幽下、变化无碍、兼容宽厚、方圆自在、动静合时、生生不息、滋润万物、利乐无争。

  淡如水,是在交往中襟怀坦荡,摒弃是非和物欲,而不是淡然的抱定自我,疏于沟通往来。能够做到上善若水的友情是可以延续一生的情感。

  在人际交往中,朋友也是分类的,有因利益而结合的朋友,有因心灵而走近的朋友,前者是不可能成为淡如水的君子之交的,共同的利益没了,友情也就随之淡漠解体,美国人不是有一句话吗:没有永恒的朋友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这是实用主义。生活中我们需要实用主义,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心灵相通的朋友,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,一个可以坦诚相待的知己。没有心灵的交往我们的生活将是一潭死水,我们的精神也将无处寄存而压抑扭曲。因而我们无比向往上善若水的君子之交,我们苦苦寻觅那个知己者,得之,人生幸甚!

  然而,我们因何发出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的感慨?只为友情的伤逝。

  距离产生美,走近了,看得清楚了,初识的美被差别和不相容一时掩盖了,这种茫然失措会让人一时失去理性地判断,否定了曾经的美好,在时光中情谊逐渐淡漠,抑或割袍断义,甚至有的反目成仇。于是人们把情感寄托于初相见,我们不得不承认,有的情感只适合于初见,靠近了,对方会因惊慌而逃跑,远远的欣赏,彼此反而愉悦轻松。当然那种友谊肯定称不上肝胆相照,也就不是人们寻觅的知己者,而只是生活的点缀。然而我们的一生不可能经历的只是初相见,那是违背规律的,不论爱情,还是友情,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走入你的生活,深入你的心灵,莫慌张于摩擦、矛盾和冲突,这是必要的过程,这是现实的沟通和较量,沟通的是彼此的心,较量的是彼此的智慧。我们需要做的的是把握一个根本,彼此相交的基础是什么:上善若水,守信如节,只要这个根本存在,只要彼此珍惜冥冥中的缘分,拿出诚意解决问题,一切矛盾都会在时间中化解。友情是互动而平等的,需要双方用心去维护。也许我们不能也不必为对方改变什么,但我们需要如水一样的宽容与担待,需要如水一样的明净纯洁,需要如水一样的外圆内方,需要循序渐进的自我完善。

管鲍之交的可贵就在于鲍叔牙对管仲的相知而宽厚相待。管仲曰:“吾始困时,尝与鲍叔贾,分财利,多自与;鲍叔不以我为贪,知我贫也;吾尝为鲍叔谋事,而更穷困,鲍叔不以我为愚,知时有利不利也;吾尝叁仕叁见逐於君,鲍叔不以我为不肖,知我不遭时也;吾尝叁战叁走,鲍叔不以我为怯,知我有老母也;公子纠败,召忽死之,吾幽囚受辱,鲍叔不以我为无耻,知我不羞小节,而耻功名不显於天下也;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鲍子也!”。倘若管鲍只停留在“初相见”,而没有心灵深入相知,也许管仲终流落于市井,何谈千秋伟业!没有鲍子管子焉存也!

  虽不比圣贤,但我也有一颗善良宽厚的心,即便是经历秋风悲画扇,我依然坚守自己的信念:上善若水,守信如节。这个根本会支持我走下去,不管路途有多艰难,我相信一定是在向前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